章鱼彩票
發布日期:2019-09-30                               打印本頁
浏覽次數:

  大潮奔湧,且看東方。1949年到2019年,中國取得了舉世矚目的發展成就,留下了一個個中國印記。

  從制造新中國第一輛汽車、第一爐鐵水、第一架飛機,到如今“神舟”飛天,“蛟龍”入海,一代又一代技能人才努力奮鬥,創造了一個又一個人間奇迹。

  70年波瀾壯闊,作爲培養、發展、評價技能人才的重要工作,職業能力建設工作取得了一系列輝煌成就。

  70年來,終身職業培訓制度從無到有,技能人才隊伍建設逐漸完善。職業能力建設工作在改善就業質量,化解就業結構性矛盾,實現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上發揮著重要作用。

  新中國建設:在希望的田野上萌芽起步

  1952年,34歲的陳富文來到沈陽第二機器廠,在鑄鋼車間幹起了最苦最累的鑄造工。憑借早年打下的技術底子,經過夜以繼日的刻苦鑽研,他帶領的小組試制成功國産首台800千瓦水力發電機轉輪。

  新中國成立伊始,全國經濟基礎極爲薄弱。爲盡快改變工業落後面貌,1953年,我國實施第一個五年計劃,主要任務就是集中力量進行工業化建設,優先發展重工業,全社會對技術工人的需求激增。

  作爲對大國工匠的認可,陳富文被定爲最高的“八級工”,月薪128元。“‘八級工’是鎮廠之寶,月薪比工程師和大學講師的工資還高。”現任鞍鋼股份有限公司冷軋廠首席技師李超,對這段口口相傳的曆史了如指掌。從1956年正式開始施行的“八級工資制”,是“按勞分配”背景下的産物,也代表著當時頂尖技術工人卓然的社會地位。

  以就業爲引導,職業培訓的起點初見端倪。爲適應國民經濟恢複的需要,新中國成立初期,以失業工人爲主體的轉業培訓興辦起來。

  1950年,政務院出台《救濟失業工人暫行辦法》,實行了以工代赈、轉業訓練等失業工人救濟方案;

  1951年,政務院出台《關于改革學制的決定》,規定在初、中、高等教育階段都設立補習和訓練機構;

  1952年,政務院發布《關于勞動就業問題的決定》,規定了對各類失業人員登記之後,應有計劃地分批分期予以訓練,逐步解決就業問題。

  “就業走到哪裏,職業能力建設工作就跟到哪裏。”人社部職業能力建設司司長張立新表示,加強職業能力建設工作,是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促進産業結構調整的重要基礎。新中國成立後,職業能力建設工作的特點就極爲鮮明:它聚焦于人,落實于人,始終爲就業服務、爲經濟發展服務。

  1950年到1953年四年間,全國參加轉業訓練的失業工人就達15萬余人。從1953年開始,爲適應大規模經濟建設發展的需要,職業培訓的重點開始轉移到提高後備技術工人和在崗技術工人上。

  在人人渴望成爲技術工人的時代背景下,技工教育發展迅速。“一五”期間,國家相繼出台《技工學校暫行辦法草案》《工人技術學校標准章程(草案)》等,確立了我國技工教育的基本制度。“八級工資制”時代,能培養出“四級工”的技工學校成爲熱門學校。到1961年,全國技工學校由解放初期的3所發展到2021所,在校生54萬人。

  改革開放:吹響深化發展的號角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1979年,國家勞動總局頒布了《技工學校工作條例(試行)》和《關于進一步搞好技工培訓工作的通知》,強調必須有計劃地開辦新的技工學校,調整、整頓現有技工學校。

  技工學校的複興,代表著職業能力建設工作的全面重啓。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指出,把全黨的工作重點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伴隨著城鄉就業規模不斷擴大,就業結構不斷優化,適應改革開放和新型勞動關系的新需要,職業能力建設工作邁上一個新台階。

  ——技工學校發展如火如荼。20世紀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初,勞動部相繼出台了《關于技工學校深化改革的意見》和《關于深化技工學校教育改革的決定》,確立了技工學校按照勞動力市場的需求,拓展培訓領域,服務社會的改革方針。1992年,技工學校招生由指令性計劃改爲指導性計劃,使技工學校向多形式、多層次、靈活的辦學方式轉變,並同經濟體制、勞動制度改革相配套。

  ——職業培訓得到蓬勃發展。1983年,全國培訓工作會議確立全面實行先培訓後就業制度的總目標。此後的10余年內,勞動部先後發布就業訓練、企業職工培訓的規定。各地創辦勞動服務公司,針對待業人員開展就業訓練。1999年,創業培訓工作啓動,創業帶動就業的成效更加顯著。

  ——職業標准的體系逐漸完善。1994年3月,勞動部和人事部聯合頒布《職業資格證書規定》,對職業資格證書制度的基本內容作了明確規定,標志著我國正式建立了職業資格證書制度,將各種考核鑒定和資格認證納入國家職業資格證書制度的軌道。

  ——職業技能鑒定工作紮實開展。1999年5月,勞動部會同有關部門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分類大典》,第一次對我國社會職業進行了科學規範的劃分和歸類,填補了職業分類領域的空白。

  1995年《勞動法》和1996年《職業教育法》的實施,更明確了國家發展職業培訓事業,政府機構、教育機構、企業和其他社會團體開展職業培訓的義務和責任,爲職業能力建設的深層次改革和發展提供了法律依據和保障。

  “《勞動法》和《職業教育法》的實施,意味著我國的職業教育和職業能力建設進入依法治教和科學管理的軌道,是形成職業教育法律法規和制度體系的起點。”職業能力建設司副司長王曉君說。

  21世紀:技能引領未來

  大國工匠方文墨出生于1984年。那時,他的父母已經在沈飛公司工作了近10年,是各自崗位上的“技術大拿”,受到同事景仰。

  那是“八級工”最後的輝煌時代。隨著經濟社會發展,科學技術水平不斷提高,進入21世紀,“八級工”概念逐漸淡化。你方唱罷我登場,在世界技能的最高舞台——世界技能大賽上,自2011年第41屆起,每屆大賽的中國代表隊都在刷新曆史最好成績。在2019年8月結束的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上,中國代表隊更是獲得16枚金牌、14枚銀牌、5枚銅牌和17個優勝獎,再次榮登金牌榜、獎牌榜、團體總分第一。

  一支具有世界水平的技能團隊,讓技能人才重回大衆視野。近年來,“大國工匠”“金牌技師”成了熱搜詞,“重獎技能冠軍”被廣泛認同。尤其是黨的十八大確立了建設人才強國和人力資源強國的目標,讓職業能力建設工作在新時代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與職業能力建設相關的法規政策體系基本形成:

   

  2007年頒布的《就業促進法》對各級人民政府在開展職業培訓、促進就業和勞動者職業能力提升的責任作了明確規定;

  《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和《高技能人才隊伍建設中長期規劃(2010—2020年)》提出建立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推動企業培訓的戰略規劃,爲全社會職業培訓體系的健全和發展指明了戰略方向和具體舉措;

  《新時期産業工人隊伍建設改革方案》《關于提高技術工人待遇的意見》要求完善技術工人培養、評價、使用、激勵、保障等措施,實現技高者多得、多勞者多得,增強技術工人獲得感、自豪感、榮譽感,激發技術工人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明確了今後職業能力建設工作的重點。

  面向全體勞動者的終身職業培訓制度逐漸確立:

  2010年,國務院印發《關于加強職業培訓促進就業的意見》,提出構建面向全體勞動者的職業培訓制度;

  2018年,經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通過,國務院印發《關于推行終身職業技能培訓制度的意見》,明確了當前職業技能工作的目標任務和政策措施,提出推行終身職業技能培訓制度,大規模開展職業技能培訓;

  2019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職業技能提升行動方案(2019—2021年)》,提出2019年到2021年持續開展職業技能提升行動,全面提升勞動者職業技能水平和就業創業能力。

  技工院校的實力不斷增強:

  2000年,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印發《關于加快技工學校改革工作的通知》,提出對技工學校調整和重組,數年間逐步形成技工學校、高級技工學校和技師學院3個層次的培養體系;

  2010年,人社部印發《關于大力推進技工院校發展的意見》,明確了形成以技師學院爲龍頭、高級技工學校爲骨幹、普通技工學校爲基礎的覆蓋城鄉勞動者的技工教育培訓網絡;

  黨的十八大以來,人社部先後出台《關于推進技工院校改革創新的若幹意見》《技工教育“十三五”規劃》,對技工院校加大投入力度,優化人才培養結構,提高辦學質量。

  技能人才評價體系不斷健全完善:

  2015年7月,人社部會同國家質檢總局、國家統計局組織74個國務院部門和行業組織,修訂完成並頒布2015年版《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分類大典》,建立新職業信息發布制度;

  2013年,人社部先後分7批取消434項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事項。2017年9月,經國務院同意,人社部向社會公布實施《國家職業資格目錄》,實行清單式管理;

  2018年11月,人社部印發《在工程技術領域實現高技能人才與工程技術人才職業發展貫通的意見(實行)》,建立高技能人才與職業技術人才職業發展通道;同時明確,技工院校中級工班、高級工班、預備技師班畢業,可分別按相當于中專、大專、本科學曆申報評審相應專業職稱。

  2019年8月,人社部印發《關于改革完善技能人才評價制度的意見》,深化技能人員職業資格制度改革,建立並推行職業技能等級制度,由用人單位和社會培訓評價組織按照有關規定開展職業技能等級認定。

  爲保證重點群體充分就業,春潮行動、技能振興專項行動、技能就業專項行動在全國開展;協助技能扶貧,技工院校開展技能扶貧千校行動,“兩後生”受教育、就業有了著落;以世界技能大賽爲龍頭,國內技能競賽爲銜接,一大批優秀技能人才脫穎而出,晉升技師、高級技師職業資格……

  “國家從各方面提高了技術工人的物質待遇和社會地位,現在的工人有精氣神,有歸屬感。”方文墨說,新時代的技術工人煥發出了光彩。

  截至2018年,全國技能人才總量近1.7億人,全年共組織各類職業培訓1651萬人次。全國8912個職業鑒定機構,爲1135萬人提供職業技能鑒定服務。2379所技工院校,在校學生341.6萬人,每年的招生人數節節攀升。

  70載春華秋實,蓬勃發展的職業能力建設工作,以面向全民培養技能的“廣度”,培育“高精尖”人才的“深度”,深刻诠釋著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發展是第一要務,人才是第一資源,創新是第一動力”的精辟論斷。

  “智能制造的發展,就業形態的變化,爲新時代職業能力建設工作提出了新要求、新挑戰。”張立新說,在實施中國制造2025戰略、向制造強國邁進的過程中,需要更多技能人才。

  站在新起點,我國將與時俱進,不斷完善技能人才培養、選拔、評價、表彰體系,爲高質量發展提供強勁人才動力。(趙澤衆)